一塊塊兒

【那我的梦在哪儿】
【那是现实的延续】
【那我的现实在哪儿】
【那是梦的终结】

阿根早上是阿根,晚上也是阿根。

玄离晚上是玄离,早上同样也是玄离。

不过,但是。

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共享一副身体的存在了。

玄离不知怎么的突然好了个全,能够脱离阿根,独自生活了。

“如何?”玄离转了个圈。

这是玄离未受伤之前穿的衣服样式,只不过太过破旧,阿根的爷爷就把那件衣服照着原来的样式重新做了一件。

阿根鼓了鼓掌:“好看好看。”

蓝衣神兽扬起下巴露出骄傲之色,耳垂上的小挂饰跟着晃动闪烁出璀璨的颜色:“那是,我就是个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

第二天。

天气似乎特别的热,明明已经到深秋了,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秋老虎吧。

小小的女孩已经送到了村口,眼泪汪汪,“你们真的要走啊?”就和小黑一样。

谛听还是和以往一样,神情淡然。微微一颔首,“嗯。”

玄离见气氛马上就要变得微妙起来,开始打圆场:“嘛,小白,我们虽然是要走了,但是说不定那天就又碰见了呢?你看啊,我们只是出去游山玩水,又不是去什么天上了,你看是吧。”

虽然也不是没有可能就是了。

小女孩鼓鼓嘴,手背抹掉已经流了满脸的泪水:“嗯。

”那我们约定好了,可是还要再见面的哦。“

蓝衣少年的嘴角略微一僵:这种事情谁说的好啊……但他立马把这个想法扔到脑后:”嗯,肯定的啦,说好了。“

随便抽个几天回来看看好了就行了吧。

”那以后我们还会在漫展上见面吗?“照小白的理解,玄离和谛听是一同游玩的,谛听需要帮老君带手办,那么自然就会到漫展上去,那么遇见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了。

正在看远方不知道哪里飘来的一片云的谛听被边上的玄离拉了拉袖角,回了神来,忙答道,”当然。“

粉衣的小女孩抱着她可爱的小团鼠,终于开怀大笑。

“我等你们。”

------------

“哄小孩子,好麻烦。”

————TBC————

话说最近不是快考试了吗,应该没时间也没脑洞了,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更,可能寒假吧……这个,,就当没看到好啦,或者是预告什么的。。

因为本来以为这个脑洞没法写的,真正动手之后发现好像还行。是这样。

模糊的思路还是有的,应该不会坑吧。。真坑了的话我在重新写一篇作为补偿好不好

再见啦再见啦图书馆要闭馆了

评论(22)
热度(13)
© 一塊塊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