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塊兒

【那我的梦在哪儿】
【那是现实的延续】
【那我的现实在哪儿】
【那是梦的终结】

“一碗焖肉面,宽汤,重青。”

您是那个走进我的心的那一位吗?

被叫鸽子的藤叶:

大概不是个新群,但可以用狗头保证大家都(bu)是好人。

求K

门牌号:878647191

  欢迎来到山河人间——!!。
  是国家和各个城市山川河流峡谷古代现代建筑的拟人语c群。
  微审不严,人设和自戏要符合字数要求和无错别字即可。婉拒娘白苏,不禁半白。
  期待你的到来。

  这里是山河人间。
  一个领略祖国大好河山和各国各异景色风情的地方。
  “正如你所想,温暖的阳光永远不会坠落。”



【雷州】
  提早步入老年生活般地,偏僻小书店老板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捧着各类武侠和言情小说坐在小书店最高的书柜上——似乎是为了证实自己还宝刀未老,依旧能上蹿下跳。
  后来干脆直接抱着铺盖卷上去了。
  挪了挪身子伸了长腿,大喇喇地把人字拖甩到地上,顺势不轻不重一脚蹬上离书柜最近的一小孩儿的脑门。
  “看书也堵不上你嘴,小屁孩儿。”
  后来书店小老板买了个电子滚动屏,循环滚动“店主吃小孩”。

【南京】
  “啊,那个少年啊。”
  “大家都很喜欢他呢。”
  小姑娘拢了拢额前碎发,尾调轻快上扬带着明晃晃笑意,打开手中书本,小心地取出一纸干花书签。
  她用两指捏着花茎,把花瓣上细碎的脉络举到眼前,纤瘦的腕骨尖尖地突出,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都和干花一样易碎。
  “拜托啦——帮我夹在南京要借的下一本书中吧。”

【泰姬陵】
  扎好耳鬓的辫子,指尖在浅色发丝间穿梭,最后修剪平滑的指甲蹭过用来束发的酒红色发带,细碎的流苏晃晃悠悠拂过耳尖。
  格外受小动物欢迎的小姑娘捧了一撮米端正坐在公园长椅上,便有红脚丫的白鸽落在她百褶裙裙摆上,意外的和谐。
  “还好……你们还记得我。”

【肯尼亚】
  潺潺的温柔常涌动在紫罗兰色眼瞳内,但这种柔和的色彩并不会被带到生意场上。
  正如此时,沉稳的人稍稍矮身垂着手,指尖微动轻抚身侧豹子皮毛。另一手握着商务钢笔,轻旋着镶银笔帽,一项项阅过条款。抬眸启唇,令人心安的声线吐字清晰。
  “这里,加一项对新人的获益保障相关。”
 

【上海】
  茶香泠泠,温吞茶叶在水中舒展曼妙身姿,一如台上的角儿。青葱玉指划过杯沿儿,温热气息缭绕在缱绻眉目间。
  纤纤身段裹着古色旗袍,似是有着些羡慕神色,丹凤眼扫过戏台上一双人儿时总裹挟着些笑意。
  “若能寻得命定之人,小女子何其有幸。”

欢迎来玩啊

生气的时候摔东西示威(表达自己的愤怒)其实是一种非常幼稚的像小动物一样的行为

但是一代入xx和xx我就露出了姨母笑(不是)

我是做的什么死为什么要写那么苦大仇深的文章啊呜呜呜

收到啦!!!!!谢谢小关 @沙雕小关在线放毒 !!(请无视魔性的背景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之,请吹她!!!!她真的很棒!!!
心动的孩子们请粉她,将来会有途径可以购买的!再也不用拼欧气辣!(bushi
罗小黑战记真的很好看哒快来看呀明年还有大电影!
请快来入坑吧!!

我写文章:

喀哒喀哒喀哒喀哒

写完啦!

赶紧发出去发出去……

(过了一分钟)

有热度了吗!

(打开lofter)噢,还没有

(关闭lofter)

(过了三分钟)有热度了吗!有人看了吗!

来看看浏览量……

热度:0

浏览:3次

我:emmmmmmmmmm………

好吧明天再看吧一定会有好多热度的!

(又过了五分钟)

(打开lofter)

有热度了吗?

悉(1)

好久没写了,手生。

私设如山注意

----------------------------------

“我的爱人,他永远的沉睡着。”

 

谛听是一个绿头发的家伙,这是他的同事们介绍他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正当你对他的绿色头发感到好奇,心想这人染发的含义是不是曾经顶着一片青青草原的时候,他们就会相当严肃的对你说:

“他可是一个相当专情的人呢。”

你得知他有过一个叫名叫玄离的爱人。那是一个怪人——你从他们的口中听说。深蓝色的长发用一根长发带扎在脑后,但似乎又不是全留的长发,“脑袋上总有一些炸起来的头发,就像只是为了在人群中看起来很特殊的样子啊”,还有不分四季都是白色衬衫的外...

第一次知道对方竟然也看罗战但不是同厨的时候该以何种心情面对……(捂脸

请扩她!(疯狂暗示

沉迷杰约佣的麦冬:

你好。


cn是藤叶,一般没脾气。被前辈们不断引往沙雕主义道路(bingbu)


更新是不存在的这辈子不可能的。


我什么都吃杂食超好养活。


活的,真的,欢迎勾搭(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bingbu)


QQ2869881620想和你养火花(拼命暗示)


沉迷王者第五无法自拔。


无论关不关键我总是在掉链子(摊)


大兄die我有个秘密不知道该不该讲,找个地儿说话来小窗小窗

流光

唔。

卢瀚文视角。瞎写写的,很短。

看文吧。

——————————————————

十八岁成年,黄少没能来陪我喝酒。

酒这种东西很久之前就有认知了,爸妈说过即使是成年了也要尽量少喝酒——我不知道那样是不是正确。黄少在退役之前答应过我要在我成年那天陪我喝到烂醉——我有记得很清楚的,记事本里还留着证据。

“虽然说是要喝到醉,但是瀚文啊”黄少摇头晃脑,手上虚握做出羽扇纶巾模样,而后向某处飘飘然一指,“第一次喝酒的小鬼肯定一下就喝醉的啦,喝不了多少的~”

“谁说的!”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黄少说的!”

喝了倒是不少,也醉了差不多。我知道我可以再支持一会,可不知是否是因为劣质酒精的作...

之屿。

宋之屿是古代人,他会骑马射箭,是有权有势的少公子。

徐之屿出身穷苦人家,家里的一亩三分地交了赋税根本吃不上饭。他自幼身体不好,所幸读书考上了个秀才,在县城教书。

方之屿是现代人。他的本职是医生,但是业余的时候是网络文手。会写秀丽的行楷和霸气【潦草之极】的草书【老医生版】。

他们三个之间除名字相同之外没有任何联系。

都是男性。

© 一塊塊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