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塊兒

圈名含氧量,产量极低的小透明。
日常求投喂,产粮的都是太太我爱你们【抱大腿】
脑洞些许若有看官注意避雷【诚恳】
小萌新很高兴认识你!

十一了,来集齐七颗龙珠召唤神龙阿修吧(多cp向)(题目与文章无关)

祝大家十一假期快乐!和宝宝一起补作业吗嘿嘿~

题目与文字毫无关系【你走】  

将近一个月收集的小短篇们,真的是好不容易才收集起来的,怀疑自己的脑洞已经枯竭(闭嘴)

你猜我写不写2000+啊【调皮】【谁看】

宣个群吧:644633386,是个语c戏群,来者不拒,来一起玩吧【可怜】

群号644633386

     644633386

644633386

重要的事情三遍也不够【。】

——————————————————————

1、相遇

cp:周乐(周泽楷&张佳乐)

糖or刀:微甜

——————————————————

他围起围巾,戴起口罩,裹好大衣,又把头发在脑后扎了个小辫,才深吸一口气走出飞机舱门。

虽然天气很冷,但也不用把自己裹得这么严严实实。他这么做,主要是想掩盖起他那张辨识度极高的脸。

周泽楷啊!那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联盟四大帅哥之首啊。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能被一些荣耀女玩家一眼认出。只要她们扯着嗓子喊一声:“哇,是周泽楷哎!”那么他两个小时别想脱身。

平安无事的走出航站楼,他松了口气:看来这次伪装措施做得还不错。从大衣口袋里摸出手机,拨通了列表里的第一个号码,“喂……”

电话里很快传来回音。周泽楷也不管对方能否看得见地点着头,最后在挂断电话之前惜字如金地道,“……嗯。”

他们俩约在一家海底捞。时间地点都已经说清楚了,对方怕他忘了还特意在QQ上给他重新发了一遍。周泽楷依照给他的地址按时到达了指定地点,发现那人已经坐在座位上等他了。

面前的人留着一点长发,在脑后扎成一束,看起来奇怪又可爱。周泽楷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张佳乐不明所以,“快坐,我给你点了很多你喜欢的。”

他点点头,坐下,“嗯,……长……?”

张佳乐笑了:“是呀。老板都认识我了。”

傻瓜,不是问你这个啦。

“午饭过后,我们去吃冰激凌吧。”樱红的小尾巴在脑后俏皮地跳跃。

周泽楷觉得都要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好……”


2、求婚

cp:高乔(高英杰&乔一帆)

糖or刀:糖

——————————————————

当高英杰把一束玫瑰端端正正举在自己面前时,乔一帆还是相当惊讶的。

英杰和一帆在早早六个月前就已经确定了关系,只是还没有一次大大方方的正式表白。但是他们两个都认为这种花哨的东西纯粹只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有着心情还不如买个冰激凌一起吃。

可是,既然有这么个讲法,那么说明这还是大部分人所认可的。在这六个月里,无论是英杰还是一帆,都被有意或无意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无耻到极点如魏琛,曾经大大咧咧的表示必须要他们俩请吃脱单饭否则就从中作梗拆散他们——要是这搁在以前一帆说不定还会认认真真和老头解释铺张浪费的危害,而现在他只把这句威胁当做耳边风——魏老大,典型的只说不做,根本不用怕。

但一帆觉得近段时间英杰有点怪怪的,原来一直都很抵制这一行径的他总是见缝插针地询问诸如“一帆我们不正式那什么我总感觉有点不太好”这类的话,导致一帆屡次怀疑他被微草那群热衷八卦的给洗脑了。“英杰你不是……”每当一帆针对英杰的话语要提出疑问的时候,英杰似乎却很不好意思的转移话题了,这让一帆更加摸不着头脑。

那天正是个阳光明媚的大晴天,但因为是夏天的缘故没有人愿意出去。乔一帆正在和兴欣一众组团刷BOSS,一个电话进来了。一帆一看是英杰打来的就分了个神,旋即被一群微草的给围杀了。他心情颇为复杂地接起电话,“英杰?”

“一帆,我在你们楼下,你快下来。”电话里的英杰似乎尤其兴奋。

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一帆不知道自己已经笑成了一朵花。他和在一旁观战的老板娘打了声招呼,几乎是一蹦一跳的下楼了。

大门那里有一个酷似英杰的人影,但那个人手中好像拿了一大把什么东西,让一帆有点疑惑。天呐,这个人和英杰长得也太相似了,如果我认错的话可怎么跟英杰交代啊。

似乎是听到了下楼声,倚靠在大门边的人回过头来:“啊,一帆你来啦。”没有错,肯定是英杰。但是他手中的那一束疑似是花的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一帆在走到距离英杰还有两步的地方停了下来。他其实是有点想亲亲英杰的,可是被一束盛满了surprise的鲜花挡住了去路。

一帆把眼睛睁了个滚圆:“英杰,这是?”

英杰笑得特别灿烂,“这是微草的大家资助我们的,他们还是觉得没个正式的仪式实在是说不过去。”

这一定是柳菲姐的主意。一帆的大脑里立即浮现出沉迷bl世界的腐女身影。

“一帆,”英杰清亮的嗓音响起。他笑得温暖和煦,在夕阳的折射下焕发出奇异的光彩。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

第二天。英杰向一帆求婚的照片被传到了职业选手群。

3、离别

cp: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糖or刀:刀

————————————————————

“大孙?”张佳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孙哲平坐在一边不知想着什么,而他的脑袋下正枕着大孙的手掌。

张佳乐想把大孙的手从他脑袋底下挪开,但是刚一动就被一边的孙哲平给阻止了,“别动,乖。”

张佳乐不明所以,照做的同时嘴也没闲着:“大孙,你感冒了吗?”你的鼻音好像很重的样子。

“没有啊。”大孙还特地清了清嗓子以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模糊,“一天到晚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烦不烦啊。”

我关心一下你怎么就还嫌我烦了呢。张佳乐有点小脾气了。他想四处环顾一下看看自己现在在哪里——说实话,他有点不记得他睡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了。但是头刚一转,又被孙哲平的声音打断了:“乐乐,看着我。”

今天这大孙有点奇怪啊,难道是和孙翔混久了智商被拉低了吗?

大孙没停下,他的声音听起来甚至有些急切,“乐乐,你知道吗,我一直……”

这下张佳乐抓住机会打断孙哲平,用有点得意洋洋的口气说:“我知道,你喜欢我嘛。”

但是大孙似乎比平时张佳乐了解到的还要固执,“乐乐。我爱你。”把话讲了个全。

张佳乐笑了,“不要说得那么直白嘛,大孙。我都害羞了,你有没有看到我脸红?”

话语刚落,一股强烈的眩晕感就席卷了张佳乐,让他眼中的大孙看起来是那么的模糊。

“大孙?”不知为何,张佳乐心中充满恐惧。

“我在。我一直都在的。”回答他了,那个声音,没错的,世界上再没有比它更加令人心安的声音了。但是眩晕感仍在继续,如有排山倒海之势。

“大孙,我有点累了,好想睡觉啊。”似乎过了很长时间,那种不适感渐渐消退,转而袭来的是一阵阵的疲倦。

大孙的话在头顶响起:“要是困的话,就睡一觉吧。睡一觉,一切就会好了。”

张佳乐胡乱的点点头,闭上双眼的那一刻前还不忘向孙哲平道了一句晚安。

“晚安,乐乐。”

左手掌触碰到的心上人的发丝依然是那么柔软,与之前相差无二。

孙哲平闭上双眼,抱紧怀中逐渐冰冷的躯体。


4、晚餐

cp:高乔

糖or刀:日常

——————————————————————

当教语文的高老师收拾好办公桌上的东西时,已经距离放学晚了整整一个小时。望着外面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空,他皱皱眉,开始思考今晚是自己做饭还是在外面解决。正当这时,敲门声响起来了。

办公室里只剩高英杰一个人,因此室内的灯只有可怜的一盏,孤零零的吊在角落里。但这昏暗的灯光并不能让最受学生欢迎的高老师看不清来人是谁,更何况还是他。“一帆。”高老师没有过问这位一帆同学迟迟不回家的原因,反而亲密地招呼他到自己的身边去,“还不回家呢。”

门边的学生似乎有点疑惑,但他很快点了点头,却没有动,“老师,动作快一点嘛。”

哟呵,还不高兴了。高英杰想我动作慢你又不是不知道,还这样每天都这么嫌弃一遍,肯定是故意的。但想归想,桌上的东西却很快被整理干净。德学兼优的人民教师高英杰一遍关窗关灯锁门,一边招呼着老实本分的乔一帆赶紧跟上来。

“吃什么?”高老师漫不经心的随口一问。其实他早就想好了,照着一帆比较喜爱的口味,这附近也就只有一家店了。

一旁跟着的乔一帆很局促的样子,“……那个,老师,我可不可以请你下厨……”

噢,还算有点新意。高英杰在心中给这小子鼓了鼓掌,不过并没有把它表现在脸上。一帆是个极其敏感的孩子,平时也比较自卑。要是这时再来点恶趣味的话,高英杰简直对不起自己的师德。

不过高老师毕竟还是太年轻,他还是忍不住笑了,“那就去呗。”

乔一帆的眼睛亮了起来,一闪一闪的仿佛里面蕴满了星星。

“嗯!!”


5、夏天

cp:微喻黄

糖or刀:正常糖度【微笑】

————————————————————

广州最近超级热。

我在训练室的冰箱里面使劲翻找,终于在最深处找到了一根被积冰掩盖的棒冰。拆开包装袋就感受到了一种被解救的感觉。那种扑面而来的清凉……这才是夏天!汗流浃背的在阳光下挥汗如雨不是我一贯的作风,在阵阵蝉鸣声中吹着空调啃着西瓜坐在床上看电视才是我的终极梦想!

而此时,我却不得不呆在这阴暗的训练室,只有一根冰棒用来果腹……蓝雨不发高温降暑费的吗,我好热,我要中暑了!

手中似乎一轻,本来口中应该感受到的冰冷触感没有如预期般得到。心中画满了巨大的问号,我睁眼,发现罪魁祸首正举着那珍贵的消暑利器往嘴里送。

“……黄少!!”我急得跳起来去够,“前辈欺负人,欺负小孩子!”

队里的机会主义者却没有一点点的愧疚,甚至还把冰棍往上抬了抬,“小卢啊,小孩子吃太冷的东西对身体不好,所以这根冰棍还是由我来代为效劳吧!”

实在是气忿不过的我抓住他的队服外套就要往上爬。顶着一头黄头发的家伙更是想尽了办法不让我拿到,颇有一种“我吃不到你也别想拿到”的架势。

“少天,小卢,你们俩在那干什么呢?”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是队长。顿时,我们两个都停止了动作,把视线转向站在门口的,永远带着微笑的队长。

我仿佛是抓到了救命稻草;“队长,黄少说我是小孩子,不让我吃!”

队长点了点头,“嗯。小孩子吃太凉的东西是不太好。”队长连你都不肯帮我吗?!

“少天,把你手上的东西给我吧。”队长的下一句话让我突然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我记得,黄少好像比队长小六个月来着……?这样一来,不是连黄少也不能吃了吗?

果然,黄少的那张脸就好像被逼着吃了秋葵一样:“不是吧队长,这你都要抢的吗,队长你还有身为联盟四大战术大师,蓝雨队长的自觉吗,队长你这样蓝雨的未来堪忧啊……”说话间冰棍已经落到了队长的手上。“小卢加油,中午给你买果汁。”门就那样在黄少喋喋不休的碎碎念中被对长轻轻带上了。

啧,最后我还是没有吃到冰棒,还被秀了把恩爱,真是烦躁。

大概,这就是蓝雨的夏天吧。


6、催稿

cp:刘卢刘

糖or刀:正常糖度【斜眼笑】

——————————————————————

阳光正好。端正坐在电脑桌前的青年在面前的电脑上敲敲打打,制造的声音竟有一种演奏钢琴的韵律感。

这是五好青年刘小别,而他现在正在赶稿。

截稿日期是……明天。

刘小别相当头痛。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自己逼到这个地步的,硬要说的话,那只有拖延症能说明一切了。现在的刘小别,正大爆手速打字,完全没有一副岁月静好的形象。

这会一个电话进来了。刘小别一看,催稿的。

迫不得已接起电话——如果求个情的话说不定能晚个两天——“编辑好,我是飞刀剑。”

“小别前辈!!!”

刘小别懵了。

这人谁啊……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而且听着幼稚的声音,根本就不是原来的那个温柔的编辑啊!

电话里的那人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对面的刘小别陷入了大脑当机的状态,依旧兴高采烈,“小别前辈你怎么不说话啊,你是不是忘了我了啊,小别前辈怎么会忍心忘了我呢,我们关系明明那么好的。”那人还要继续,被缓过劲来的刘小别打断:“等等等等,”他揉着太阳穴,“你是……卢瀚文?”

“对啊对啊!”被认出来的小鬼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小别前辈终于想起来了我好开心啊哈哈哈哈……”

噪音。全部都是噪音。

“那你这时候打过来干什么啊?”正在赶稿正痛苦的时候……

元气满满的后辈大声宣布,“小别前辈!”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编辑了!”

刘小别感觉自己的下巴好像有点合不上。

“据说小别前辈今天有份稿要交,那我就不打扰了,前辈加油!”说着就把电话给挂断了,留下刘小别一个人对着忙音不知所措。

思路……全部都被打乱了……

7、抛弃

cp:无cp(叶乐平乐什么的自动脑补吧……)

糖or刀:你猜……

————————————————

黑暗中依稀能听见窗外的车鸣,以及枕边人平稳的呼吸声。叶修转过头去看,那人脑后的一束小辫早已散开,凌乱的铺散在枕上。他闭着双眼,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叶修早已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那人总是在他之前入眠,然后第二天悄悄地离开,好似晚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记得他以前是个比现在可爱得多的家伙,有一点起床气,叫他起床的时候会迷迷糊糊的扯过被单嘴里念叨着“困,再睡会……”。好不容易把他拖起来后,睡眼惺忪的他会边刷牙边打理自己睡得翘起打结的头发。做好早饭后要在他耳边念叨好多遍后他才肯放下手中啃了一半的零食挪到桌边。甚至,离开的时候,他会在他的颈边落下一个蕴满了花香气息的吻。

但那全部的全部都是第五赛季前的事情了。

他们俩只是炮友,他无权过问什么,只是看着那个无论是从体格还是心理都只是一个小孩的的他一下子变得坚强了起来,变得能担负起一切了。

他只是任由他完成了这样的改变,一句话都没有说。

叶修只是在心里暗骂了一遍又一遍:孙哲平你这个王八蛋。

————————————————————————

小可爱们十一快乐!!!

评论(12)
热度(13)
© 一塊塊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