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塊兒

圈名含氧量,产量极低的小透明。
日常求投喂,产粮的都是太太我爱你们【抱大腿】
脑洞些许若有看官注意避雷【诚恳】
小萌新很高兴认识你!

【七夕贺文】磨磨蹭蹭的最讨厌啦(谛玄cp向)part1

米娜桑七夕节快乐!

本文cp为谛玄only,其他cp基本不涉及注意

私设有,ooc有,慎入

文中穿插少许刀注意

本文中的罗根和玄离是两个人

有什么有疑问的地方欢迎在下方的评论区提出,阿里嘎多!

————————————————

疑问:在这么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罗根先生为什么要偷偷跑去田边的那个小土坡?

约炮?野战?是不是想想就很刺激?

然而罗根同学没有那么龌龊,恰恰相反,他很纯洁,非常的纯洁。这种纯洁能够到达什么纯度呢?罗根同学,他的身体和灵魂都是非常纯洁的——对,“两个”灵魂。

那么,如此纯洁的罗根每晚都坚持前往那个神秘的小土坡是为了什么呢?好的让我们把镜头转向主人公。

“你保证他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这已经很明显了好吧。”

“你确定你没看见,还是故意装睡?他每天七点准时坐在院子门口,下午七点离开,这可比朝九晚五的工作辛苦多啦。”

“诶你倒是说句话啊,白天应该睡的很饱了吧??”

“……”

我们目睹了罗根先生的精分现场。好的让我们为他默哀三秒钟。

 

 

开玩笑开玩笑。

 

 

阿根很快下山了。很显然他用于【冥想】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加上他卓越的脚力,回到家时小白还以为他只是出门散了圈步。“哥哥,回来啦~”“喵。”“阿根,过来帮忙!”迎接他的声音此起彼伏,让阿根默默坚定了他的某个想法。

七夕快到了,说什么也要撮合他们俩。

 

 

 

阿根在澡堂宣布:“玄离,我要撮合你俩,不许拒绝。”

【……!!啊??不行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要是敢这样我就把你杀掉!!】一如既往聒噪的声音在脑中响起。啊太好了,阿根有点庆幸地想,这家伙可算是恢复精神了。

“随便你啦。但杀掉我之后你就又会成为一个飘荡在外的妖精了,想再找一个像我这样合适的身体应该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吧?况且那‘合适的身体’的主人也不一定会答应吧。再者,你杀了我,这不是对我爷爷的恩将仇报吗?”故作云淡风轻地说完。虽知这些话可能让那家伙很不好受,但阿根很清楚,不迈出那一步,那颗总不开窍的神兽脑袋永远也想不明白。

真是的,一头活了上千年的神兽居然被一个十多岁的人类小孩教训,这要是传到妖精界,高大魁梧的神兽形象估计得彻底崩塌。

【谁要你教训啊我说!话说你都什么意思,威胁我吗?我跟你说罗根,我现在大可以脱离你的身体独自去生活,反正这一点点小伤,我随随便便躲在山洞里十几二十年就好了!】像被猛地踩到尾巴一样,玄离叽叽喳喳吵吵闹闹的在阿根心里折腾。

阿根无视他接下来说的话,开始专心洗澡。阿根和玄离的意识是不能共通的,阿根也得以偷偷地轻笑一声:要是真想这么做,你不早走了。阿根转身去拿肥皂,却在转过视线的那一刻看到了一只嘿咻。

他揉了揉眼睛。一只古灵精怪的、活蹦乱跳的、真真切切的嘿咻。

手中的肥皂一个没拿稳,掉在地砖上,咕噜咕噜的打着转。

 

 

 

“我还没洗好呢,你进来干吗?”

“喵。”你洗了那么长时间,我进来看看。

阿根的嘴角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我这是跟那家伙废话了多长时间啊……好在那家伙之前不知干嘛去了,消耗了许多精力,现在睡得正沉。

“来多长时间了?”

【全都听到了。】小黑一副得意的样子。

还真是……连我想问什么都知道……

嘿咻蹦跶两下,【没看出来哥哥你是这么八卦的人。】

“还好吧?倒是你这称呼是怎么回事,我可不会把小白交给你哦。”

【现在都提倡自由恋爱了,哥哥。】大概是浴室里的雾气太重,阿根恍惚看见了小黑——不面前的只是他的尾巴之一——挑了挑眉,十分的嘲讽。【再说,我很快就会追到的,你就放心吧,哥哥。】嘿咻代表他主人的意志,那个称谓的咬字尤其清晰。

阿根笑了。嘴角仍是那个人畜无害的温柔笑容,手上却凝聚起几根锋利的小冰柱朝嘿咻刺去。嘿咻堪堪躲过,【不要脸啊欺负我分身!】小黑叫嚣着,嘿咻却一溜烟的跑了。

“啧……”阿根哥哥颇为遗憾的叹息一声,收起他这是可以称得上是“虚伪”的笑容,一副脸冷得像是要挂上冰霜。

小白,你想都别想。

正这么想着呢,那只嘿咻居然又进来了。阿根做出阵势,嘿咻却连脸摇脑袋。“怎么,放弃了?”

【怎么可能。】嘿咻找死般地蹦跶过来。【不说这个——事先说明我是不会放弃的——他们两个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

【就你一个人,行吗?】

阿根做出恍然大悟状,“小黑小友,原来你是来帮忙的啊!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没有!】小黑想继续辩解下去,可一看阿根完全无视自己的话,只得作罢。

自己只是略略好奇了下,怎么就被当做劳动力了呢?!

真是俗话说得好:好奇心害死猫啊。

 

 

 

小黑只觉得自己快要被阿根的计划搞晕过去了。

大半夜的,不让他和小白在一起,说是有什么要事相商,硬是把他拖了出去。听说是撮合玄离和谛听的事情,小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再一次狠狠吐槽了自己的智商。

而现在,听了阿根哥哥长达半个小时的计划后,罗小黑认为,自己的智商大概是负数。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人想出如此详尽的计划,这还是人类吗?不,连妖怪也想不出吧。

【哥哥,不得不说你太厉害了……】

阿根的眼镜片反射了月光,但看都不用看也能知道他眼中是怎样的狡黠:“我哪有这么厉害。这些都是玄离教的。”

【?】

看到小黑猫疑问的眼神,阿根就像突然找到了知音一般:“你不知道,玄离一点都不高冷,话痨得很,”他诚恳地趴到小黑面前,“还相当的腹黑。”

【……没想到你也会吐槽。】

“我的嘲讽属性一直都是点满的。”阿根指正,“那么我们就按计划行动,你去找谛听,我解决玄离。”

小黑猫一滴冷汗:【我怕他打我。】

“和人家好好说话嘛。”

【说得轻巧。】

“说定了。”“喵。

繁星点点的夜空下,一场绚烂的戏剧拉开帷幕。

 

 

 

阿根与小黑究竟是如何说服两位冥顽不灵的千年神兽的我们暂且不提,至少两位主角都同意了——据说小黑被打的很惨的样子,而阿根第二天是顶着两只大大的黑眼圈起床的。

一人一猫怔怔的望着对方几秒钟,看着对方的样子猛地笑出了声。

“看来被揍的不轻嘛。”

【彼此彼此。】

“没想到那家伙居然半夜醒过来了,非要我解释他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我都干了些什么。”阿根无奈极了,他体内的幼稚鬼从来都不照顾他居住的身体还在成长期,不如说是在想尽办法的折腾。“以后不许偷偷跑到小白床边了啊。”突如其来的威胁。

话题转变的让小黑有点猝不及防,但他还是很快理清了逻辑:【不。】

“我跟你说……”“哥哥!小黑!”由远而近的清脆声音然这场谈话暂且终止,“明天是七夕,镇上要庆祝的,哥哥我们也去好不好啊?”

罗根不禁撇了眼罗小黑,果然,那家伙很高兴的样子。

一种奇怪的心情出现,让罗根很不是滋味。有一刻他想,要是能不去就好了。

但他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还给自己找了个像模像样的理由。说不定以后可能会后悔吧。

咳,扯远了。

虽然有点不情愿——这点负面情绪完全来自于小黑——但阿根还是笑着道:“好啊,一会我们就去和爷爷说一下吧。”

小白很欢喜地点头,继而疑惑地把脑袋歪了过来,“哥哥你黑眼圈好重,而且脸色很不好哎。”

“啊有吗。”做哥哥的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应该只是没睡好吧?天气有点热。”

小女孩将信将疑的接受了这个说法,“还有,山新说她明天也要来。”

“好啊。”太好啦!!“皇受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小黑了吧?这次正好一起来。”再次瞥向罗小黑,看到他愤愤然的样子,阿根有点暗爽。

小白快乐的点点头:“那可以带上比丢吗?”

“不好吧?比丢会走丢的,而且它要是不小心把肉吃下去的话就不好了。”

“好吧……”略略有些遗憾,但小白自己本来就对要不要把比丢一起带去有些犹豫,因此也没什么可难过的。

爷爷在屋里呼唤着小白下围棋,小白在走之前居然还向小黑眨了眨眼,令阿根危机感严重。

不过阿根很快调整了他的心情,毕竟这次七夕的主角不是他。“开心点吧,如果在七夕许个愿望的话,说不定会实现哟。”

小黑白了他一眼,【谁信。而且根本就没有这种说法好不好?!】

阿根微笑不语。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