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塊兒

【那我的梦在哪儿】
【那是现实的延续】
【那我的现实在哪儿】
【那是梦的终结】

流光

唔。

卢瀚文视角。瞎写写的,很短。

看文吧。

——————————————————

十八岁成年,黄少没能来陪我喝酒。

酒这种东西很久之前就有认知了,爸妈说过即使是成年了也要尽量少喝酒——我不知道那样是不是正确。黄少在退役之前答应过我要在我成年那天陪我喝到烂醉——我有记得很清楚的,记事本里还留着证据。

“虽然说是要喝到醉,但是瀚文啊”黄少摇头晃脑,手上虚握做出羽扇纶巾模样,而后向某处飘飘然一指,“第一次喝酒的小鬼肯定一下就喝醉的啦,喝不了多少的~”

“谁说的!”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黄少说的!”

喝了倒是不少,也醉了差不多。我知道我可以再支持一会,可不知是否是因为劣质酒精的作用,我已经醉的不能再醉了。①

黄少,你这个骗子大概是忘了吧。

国外,黄少和队长退役之后都去国外上学了。国外。

我想你们了,也不回来看看我,看看我们。

我趴在八点喧闹的烧烤摊的桌前,百无聊赖的晃动着快要空了的啤酒瓶。我不奢求他们能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飞机票那么贵,想必他们也不舍得吧。

视线渐渐模糊,点点流光最后都化为沉入黑暗。

第二天早上我是带着宿醉的头疼醒来的。身上不知何时被人盖了一件衣服,那上面似乎还带着苏黎世②雨后阳光的味道。

———————————

①醉翁之意不在酒,卢瀚文是自己想醉,并不完全是喝醉的
②卢瀚文只去过苏黎世,这里的苏黎世可以代指国外,黄少天和喻文州可能在任何一个国家读书

评论(6)
热度(3)
© 一塊塊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