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塊兒

圈名含氧量,产量极低的小透明。
日常求投喂,产粮的都是太太我爱你们【抱大腿】
脑洞些许若有看官注意避雷【诚恳】
小萌新很高兴认识你!

【刘小别生贺】拥有这样的一个小男朋友让我心力交瘁

别哥生日快乐!!

给小别前辈快递一只小卢,请查收~

废话不多说我们快开始吧【吐舌头】

————————————————

刘小别同学昨晚睡得很晚。

不不不大家请先不要斥责小别同学什么三年啥的,我们的五好青年刘小别什么事都没干。至于为什么睡那么晚以至于早上顶着两个黑眼圈的原因嘛,我想大家用脚趾头猜猜就出来了。

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我们的蓝雨未来在晚上十一点给刘小别发了消息。

么么哒小流云:小别前辈在吗在吗在吗!!!!!

这年头,怎么个个都学的和黄少天一样话痨……刘小别额上的青筋跳了跳,打字:

在。有什么事吗?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刘小别虽然手速过人但情商确实不高,明明关系都已经确定下来了,却还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连句情话都没有,对方可是未成年的小鬼啊!这些甜甜蜜蜜的东西他最吃得下了啊!刘小别我们都替你着急啊!

得亏的卢瀚文也不是一个爱斤斤计较的主——如果是的话他俩大概不会在一起吧——他飞快的打上一句话,点击“发送”:

小别前辈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诶……?刘小别有点懵。翻开日历一看,是九月十二号。

教师节已经过去两天了。情人节?好像还有三天的样子。父亲节……?好像差的有点远,而且,就小鬼的脑袋,也不会体贴到想起给队长过节吧?

五好少年刘小别也是没好好想,大概智商也有待商榷。和小男朋友谈恋爱麻烦认真点好不好?就这么敷衍的真的好吗?

飞刀剑:不知道。

鬼知道卢瀚文那边是什么表情,反正刘小别的内心是毫无波动。

当然也没想着笑。

不过下一秒,刘小别的额头上就挂满了黑线。他的屏幕被卢瀚文的消息给刷屏了。

么么哒小流云:小别前辈你不会真的不记得了吧!?!?!?!?

么么哒小流云:这么重要的事情小别前辈你怎么可能会忘呢????

么么哒小流云:对对对一定是太晚了小别前辈累了一天了所以一下子想不起来了等到明天一早一定就能想起来了!!!

么么哒小流云:那么小别前辈就早点睡吧晚安!!【挥手】

刘小别握着手机,瞪大了一双眼睛,不知该发什么,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

这小鬼说完晚安后就不再发消息过来了,似乎是真的对他说的晚安。可是,可是。

我完全不明白你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啊,小鬼麻烦你说说清楚好不好啦!

刘小别忙不迭地发送信息:到底是什么啊??

但是等了五分钟也没有消息回复。

如果是平时,即使是说过晚安了,只要刘小别一个信息过去,小鬼都几乎是秒回的,今天是怎么了?刘小别皱皱眉,找出卢瀚文的手机号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对不起……”心烦意乱的小别挂断了电话。干什么呢这小鬼?消息不回电话不接,看他发的那些消息也不像是闹别扭了啊?

不行。刘小别略略思考了一下,一通电话打给了蓝雨当家喻文州。如果不弄清楚的话,总有点放不下心。

喻文州的手机并没有关机,但是明显是已经睡了,让刘小别苦等了几十秒电话才接通。“您好,喻文州。”电话里传来略带困意但仍然彬彬有礼的声音,比那小鬼不知令人放心多少。

“前辈您好,我是微草战队的刘小别。”刘小别的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了点颤抖,明显是有点急了,“请问您知道卢瀚文现在在什么地方么?”

刘小别希望喻文州答“他刚刚睡觉”,但是事与愿违。

电话里传来喻文州困惑的声音:“小卢?他生病了,昨天下午就回家休息了。

“怎么了吗?”

刘小别心里的不安越发的强烈了,“他消息给我发了一半就联系不上了,手机也关机,我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我很担心。”

对面的声音似乎也不像之前那样轻松,“是这样啊。我去问问小卢的家人,一有消息就通知你好吗。”可以说全蓝雨都是知道他刘小别和卢瀚文的关系的。

“好的,麻烦您了。”

挂断电话的刘小别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汗,但他无暇去细想这些。

——小鬼,别出事啊。

 

电话很快就回来了,他接起,还未出声,那里面便已经传出蓝雨队长一贯温和的声线,只是它的主人显然不再平静。

喻文州说:“小卢失踪了。”

喻文州直接拨打了卢瀚文家里人的电话。得到的消息是,小卢下午的时候就出门了,他们知道战队里的事情很忙,也没多过问什么,自然也想不到自家的宝贝儿子没去俱乐部。

他们现在能想到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出事了。

小卢还是个未成年人,他能跑到哪里去?这么晚,就小卢那个体质,万一遇到什么坏人……刘小别不敢再想下去了。“报警了吗?”刘小别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已经报了,明天一早警方就会展开调查。”

“好,有情况再说。”电话挂断,手中的手机一个没拿稳,掉在了地上。刘小别也不管那么多,穿着睡衣在宿舍里来回踱步。

刘小别不知道他这一晚上是怎么过来的,他只知道他一晚上没睡。

天刚蒙蒙亮,刘小别就穿好衣服准备出门了。机票已经买好了,假也向队长请过了——虽然单身爸爸还没同意,但他已经没时间管那么多了,他要立马飞到G市去找卢瀚文。

然而,刘小别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就被一团重物压倒在了地上。

刘小别一晚上没睡的脑子早就乱成了一团浆糊,现在在铺着地毯的地板上一撞,生生的发疼。而身上的那个肇事者似乎完全没有要起身的样子,甚至还又将准备坐起来的刘小别扑了下去,用百分之二百的饱满精神呼喊着刘小别的名字。

“小别前辈!!!!!!”

刘小别愣了。

“……卢瀚文?”越过身上人的肩头,刘小别能看到柳非微笑着向他打了个招呼,然后离开了。想必,是她带着这小鬼找到他的宿舍的。

刘小别又将他的目光转回到现在正趴在他身上的小鬼上。要是搁在以前,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将他一把推开,顺便吐槽一句“你这小鬼怎么又重了啊”,但是现在的刘小别感受着明显是一路跑来的、身上散发着蓬勃朝气的卢瀚文,非但没有推开,还把小鬼给抱住了。

“小、小别前辈你怎么了啊?”卢瀚文吃了一惊。今天的小别前辈格外的奇怪,是因为今天这个大日子让他太兴奋了吗?不会吧,小别前辈都这么大个人了……

没来得及细想的小鬼突然被他的小别前辈整个从腰举了起来。从略高一点的地方,卢瀚文能看见刘小别又哭又笑的表情,真是难看到极点了。然而我们可爱的小卢才不会在意这种事情——不如说他的关注点一直都很迷——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卢瀚文带着像是见到烟花一般的惊喜笑容,大声对举起他的小别前辈祝贺:

“刘小别前辈!”

“生日快乐!!!”

 

 

 

 

 

 

 

 

 

 

 

 

 

 

 

 

 

 

 

 

 

 

 

 

 

 

 

 

 

 

 

 

 

 

 

 

 

 

 

 

小鬼,快点长大吧。

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省心点啊。

——————————————————————

哭着要各位看官大大们找彩蛋。

评论(9)
热度(31)
© 一塊塊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