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塊兒

圈名含氧量,产量极低的小透明。
日常求投喂,产粮的都是太太我爱你们【抱大腿】
脑洞些许若有看官注意避雷【诚恳】
小萌新很高兴认识你!

【伞修】哟,咱们又见面了啊

首先感谢神仙 @KKOOC 提供的梗【鞠躬】
脑洞有修改抱歉!
文里有一个原创人物,感谢群里乐乐前辈 @谷溯 起的名字!
顺便宣群644633386!!!
OOC有,私设有,叶死亡向慎入
比较虐我本来是想写小甜饼的可是,可是……QAQ对不起
另外这是我第一次写伞修还请太太们谅解
最后花栗鼠张佳乐最可爱!
好了让我们开始吧↓↓↓
————————————————
1
苏沐秋的死讯传到叶修耳中的时候,他睁大了双眼,偏偏一滴眼泪都没有。
他的心中存在着一种可以被称之为“侥幸”的心理。
也许这是一场恶梦吧?因为梦都是反的,所以沐秋才会那么惨。等他醒来,那家伙一定会坐在他的床边,饶有兴味的观察他。一如往常戏谑的声音会响起:“叶修啊,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那么爱哭啊。”
这时候,叶修会说:“哥才没哭。”明明是事实,却一定要狡辩。
天已经大亮,阳光从窗户斜斜的射进来,穿过被风吹起的薄薄一层纱帘,照耀在那人自信的,一直微笑着的脸庞上。
哭声响起,梦终止。叶修回过神来,看到身边的苏沐橙早已是泣不成声。这时他才终于回过神来:这里才是现实。那个说好要和他一起比肩作战、站在世界荣耀巅峰的人,终究是走了。他茫然的看看苏沐秋的遗体,被整容师化过妆,看起来既像他又不像他。 叶修好像又回到了当时那个无助的他,委委屈屈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所以啊叶修,你要带着我们的约定,站在世界荣耀的巅峰。”
“你以为呢,哥可是职业选手。”

一个月后,与嘉世签约的叶修,征战荣耀职业赛场。
一年后,与队友捧起第一届荣耀职业联赛奖杯的叶修,在庆功会结束后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黯然神伤。
四年后,与苏沐橙成为组合的叶修,即将获得一次又一次的“最佳组合”称号。
九年后,不低头不服输的叶修,兀自挥别嘉世,用自己的双手开拓出一片新的天地。
十年后,始终凭着那一股子劲的叶修,披荆斩棘,载誉归来。
十二年后,带着代表荣耀最高巅峰水平团队的叶修,征战世界荣耀的赛场,捧起了象征着最高荣誉的奖杯。 捧起奖杯的叶修,眼前浮现的,是那人自信从容的模样。

2
苏沐秋悠悠醒转的那一刻,他就回想起来,他苏沐秋,已经死了。 荣耀,梦想,妹妹,叶修,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和他无关了。 真对不起啊,说好是要和你一起夺得荣耀冠军的,现在看来,恐怕不行了呢。

他低低地笑着,笑着,直到笑声中溢出无尽的悲伤。
搞什么,我还没活够呢。
当苏沐秋腾空而起的那一刻,他没觉得痛。眼前快速闪过的,是他短短十几年最为珍贵的回忆。他闭上双眼,停留在最后一刻的,是他一直在梦中梦见的,与叶修一同捧起冠军奖杯的模样。
【觉得不甘么。】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苏沐秋往旁边瞥了一眼,旁边并没有什么人影。呵,一到下面,就什么古灵精怪的东西都有了。
“我可没这么说过。蛊惑人心的东西还是滚远点吧。”根据苏沐秋多年热衷灵异文的经验来看,这多半是勾引刚下来的、还未搞清楚状况的人的恶鬼。如果答应了他们,不说后果不堪设想吧,大约也就是再也进不了转世轮回而已。
那恶鬼倒也不坚持。与其在苏沐秋这里浪费时间,他还可以勾引更多的人。于是那听起来就很不爽的声音消失了,四处又归为一片寂静。
不知多久之后,苏沐秋的眼前终于开始有光,就像是一个朝九晚五的机构一样,到了点才开始工作。他看见有人向他快步走来,手里拿着本厚厚的,看起来就相当有年头的簿子。
那人走到他面前,小胡子一抖一抖的,看起来十分好笑。又似乎是因为疾步走来,他喘了喘才开始说话:“苏沐秋是吧,”他边问边紧盯着那本簿子,生怕念错一个字,“这是你第十七次轮回,鉴于你在世期间无太大过错,对你的处理方法为——”
“作为勾魂鬼,于阴阳相交之地为将死之人引路,百年后即可再次进入轮回,”那人顿了顿又说,“有什么问题就来这里找我,现在就去报道吧。”

3
叶修宣布退役了,但他的荣耀生涯还在继续。
作为一个曾经的荣耀教科书,他退役后开始担任队里的教练,有时候和队员过过招——当然,手速肯定是比不上那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啦,但是比喻某州的手速还是高上不少的。另外,尽管兴欣众人各种劝阻,但他依然会偷偷地熬到半夜,等到网游里的高手们差不多都睡觉了碰运气上线看看有没有野图BOSS——据说各大公会最近在疯传一个战法开始帮兴欣公会抢BOSS,他唯一的特点就是只在夜晚上线,特别是前半夜。 叶修果然是技术过硬,脸皮够厚,运气也够好,一个星期下来居然被他撞着了五个野图BOSS,给公会可以说是增加了一笔不小的财富。 但叶修这种行为实在是太明显了,这不,周末的例会上,伍晨这样道:“……最近公会里突然出现一位高手,是一个战法,只在上半夜活动,专门抢野图BOSS。”
大家一副了然的样子,叶修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叶修同志,这是从你的健康角度在考虑。熬夜对身体不好。”伍晨一脸严肃地指名道姓。 “噢噢……”叶修敷衍的应着,把伍晨苦口婆心的话当作了耳边风。
陈果一拍桌子而起,“你这不仅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更是对战队的不负责!”虽然后面那句完全就是随便扯出的理由。
叶修悠闲地掏了掏耳朵。“战队那些小鬼,那个不是被我血虐?”
陈果恨的牙痒痒,实话啊!
一旁的沐橙这时来打圆场了:“别生气啦果果姐,你看叶修他现在还不是好好的?而且他也已经很注意啦,凌晨两点就睡了,比他在嘉世时不时的熬通宵可好多啦。”
魏琛也在一边帮腔,“这才刚满三十的,熬会夜没什么的。”看来是完全不懂女人对于睡眠时间的执着。
“就是就是,老板和伍晨就别操心啦。”方锐等人也开始搅和。
在长达一刻钟的讨论过后,代表正义的陈果伍晨一方终究敌不过脸皮比城墙都厚的、代表邪恶的叶修魏琛一方,败下阵来。陈果已经是说得口干舌燥,而反观叶修等人,各个精神饱满,颇有一种“你来便是,我用我这三寸不烂之舌战你群孺”之势,好像他们才是有理的一样。
“罢了罢了,”陈果终于放弃了,无力的摆摆手,“随你们干什么了,但有一点,”她又严肃起来,“被我发现哪个身体有问题的,晚上我拉他电闸!”
以叶修为首的恶霸势力旋即露出一种可以被称作是讨好的笑容:“好嘞,老板娘!”

4
苏沐秋很快适应了勾魂鬼的工作,紧接着他就接到了第一份只属于他的工作。
这次他要为一位久病的老妇人引路。这位老妇人被老伴子女精心的照料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是含着笑离去的。她的一辈子都很幸福。
他很快就找到了那位老妇人,熟练运用起他受培训时学到的专业知识:
“阁下阳寿已尽,还请由我为您引路,可免去诸多不便。”不知是否最近是收到不少投诉的原因,这话被改的跟个传销似的。
那老妇人的魂魄微微一笑,那双布满了岁月沧桑的手便轻轻抚上苏沐秋那张年轻的脸庞,“孩子,可怜了。”她指的自然是苏沐秋的英年早逝。
苏沐秋挺想哭的,但是毕竟他是个顶天立地的大男子汉,他忍住了。
这世界果真是挺不公平的,苏沐秋觉得他最幸运E的一次就是无缘无故的被车给撞死了。凭什么啊,凭什么啊?!如果那辆车没有闯红灯,如果当时自己的反应足够及时,如果,如果……
对哦,没有如果了。
想到这里的苏沐秋不再伤春悲秋,打起十二分精神笑着开口,”我很好,您不用担心。”
我苏沐秋,用不着别人可怜。

有了第一次独立工作的经验后,苏沐秋对勾魂鬼的工作也开始轻车熟路起来。一些生活过的很美满的自然在死去的那一刻就明白自己该是放手的时候,不再对人间有什么眷恋;但有些则是抱有深深的遗憾,以至于他可能要劝导那些人好久好久——现在就算是阴间也是不提倡暴力的。有的时候闲下来了,苏沐秋觉得这工作还挺不错的。朝九晚五的就跟公务员一样,下了班之后还可以玩玩游戏,或是和同事一起喝酒什么的。当然,荣耀这种最近才在人间兴起的大型电子竞技类游戏那是肯定不会有的,阴间的发展水平大约落后人间三十年——是的,原子弹已经从人间复制出来了,不过也没什么用,也就当个没用的东西一直搁置在哪里。毕竟在这种在世人口中被称之为传说的地方,科学是一向不适用的。
你说某顿?因为生前功勋卓著,现在早已升入天堂,和一大群科学家们喝下午茶呢。
苏沐秋一边愉快的做着自己的工作,一边心心念念的盼望着荣耀也被复制下来的一天。

5
常先已经是报社里很出名的人物了,但因为这次采访,早已退居二线的他亲自上阵了。这不仅是因为现在担任那边工作的新人太过稚嫩,也是因为要采访的人是他——那个无论见到多少次都会让人感到血脉贲张的人——荣耀教科书叶修。
叶修早已年过半百,游戏也早就不能和年轻人们拼手速了,但他依然执着于荣耀,执着于他自始至终热爱着的这款游戏。
“赚钱嘛。虽然首杀啦野图BOSS不太容易抢了,但是写写攻略研究点银武啥的还是可以的。”在常先面前的这尊大神抓抓头发哈哈一笑,“我也是要吃饭的嘛。”
“……”常先无语了。大神呐,您还缺这点钱吗,分明就是在抢人家饭碗嘛,您老人家能要点脸不?
叶修继续:“常先啊,今天怎么是你来大驾光临啊,那个新来的孩子呢?”他左顾右盼,“那小子还蛮有意思的。”
常先当然知道叶修大神在打的是什么心思。刘宇那小子,荣耀有两把刷子,抢BOSS刷副本那是一套一套的,有能和荣耀教科书打交道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平时做采访也是比报社其他人都要上心许多。
这大神,敢情是挖人挖到他这了。
但心里这么想,话可不能这么说出来。虽然叶大神是无所谓的,但他一句话甩回来难保自己会不会更糟心。
一句话,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咳咳。”常先正色道,“前辈。我今天来主要是要做一个专栏采访,考虑到刘宇经验还不是很丰富,所以才由我来。”私心当然是有的。
叶修像是什么都没有意识到般地一口答应下来,“好,你问吧。”
那些心里的小九九,说出来也没什么意义,不如留在心里偷着乐。
常先迅速拿出记录用的本子和笔,“请问叶修前辈一直坚持着荣耀的原因是什么,即使自身条件早已不适合这种需要精神力高度集中的游戏?”
叶修对这种一开始的、套路性的问题早已是见怪不怪,“对荣耀的喜爱,早已经超过了一种有趣,而是类似于信仰。”随后抛出一句掷地有声的话语,“荣耀,再玩十年我也不会腻。”
常先低头在小本子上记了几个关键词。这句话他已经听了不知多少遍了,但是现场听起来还是那么具有感染力,难道这就是大神的力量么?他随即问出第二个问题:“在荣耀的历程中,有没有什么人是可以被称作是一生的对手的呢?”
他以为叶修会回答是韩文清,那个在荣耀开荒时期就与叶修一直是对手的那位老将。
然而并不是。叶修停顿许久,最后从他口中悠悠吐出的是常先从未听说过的一个名字。
“我的对手啊。要说能称之为是一生的对手,那恐怕只有他了。”
“苏沐秋。”

6
苏沐秋的工作越发的熟练了,转眼间,三十年就已经过去了。在此期间,他总共为一万八千四十二人引路,可以说是相当的勤奋。上面也对他赞赏有加,提拔他为小组长。
闲来无事时,苏沐秋会点点自己死去的日子,算算还有多久可以再次进入轮回转世。最近他算着算着,发现自己浑浑噩噩的,已经在这里过了三十年了。
三十年啊……苏沐秋其实没什么概念,因为阴间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一成不变的让人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三十年是阴间与人间的差距,想来,荣耀这东西,应该快要被复制下来了吧。这么想着的苏沐秋跑去公告栏一看,哟呵,中间那最大而醒目的字样可不是关于“荣耀”的宣传嘛。看到这里的他不禁有点好笑:会不会,阴间也组织起一个职业联盟呢?
正这么兴致勃勃想着的他又接到了一份新的工作。苏沐秋想都没想,兴冲冲的上岗去了。这时的他想都想不到,转变他【人生】的那一刻,就在眼前。

来到人间来勾魂的苏沐秋哭了。
那个自信从容的大男孩哭了。
面前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是他生前的母亲。
“母亲……”苏沐秋泪流满面的开口,心里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样的复杂情绪。我这是……又一次送走了母亲吗?
面前的生母,死时才堪堪三十,被从天而降的砖石砸中了头部,当场毙命。她的肚里,还怀着一个七个月的孩子。
苏沐秋沉默着,流着眼泪。
总有些人比自己还要不幸,也许他在天边,也许,就近在眼前。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的母亲如此的不公呢?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么折磨她。
苏沐秋第一次怨恨命运。

但恨归恨,公事还是要办的。苏沐秋哭着,一边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镇定一些:“您的阳寿已尽,现还请让我为您引路,可减少诸多不必要的麻烦。”
母亲只是漠然的点点头。
苏沐秋带路的时候,青春靓丽的母亲突然开口,“我似乎在梦里见过你小时候。”
他仿佛得了心悸一般,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母亲继续说,“那个孩子,比你小大约十岁,在梦里哭着喊着要妈妈。我看着很心疼。”
苏沐秋停住了。
他说。
“妈妈。是我。”

送走母亲经过的时间只是到达奈何桥的那一小段。她喝下孟婆给她的那碗孟婆汤,头也不回的走过奈何桥,很快就消失在了远方。
苏沐秋在桥头注视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下班后,苏沐秋第一时间就联系了他的顶头上司,问了一件他突如其来的但却最最关心的一件事情。
“抹去我现在所有的全部记忆,做得到么。”

7
常先想不到那是他见到活蹦乱跳的叶修的最后一次。
在采访结束的三天后,常先得知了叶修患病的消息。
肺癌。原因似乎是其年轻时吸了过多的烟,导致年长机体功能衰弱时发生了病变。
上头想要常先去采访这件事情,但是被他拒绝了。同样,他也没有让初出茅庐的,满怀着朝气的刘宇去遭这个罪。
没意思,真的没意思。常先真的很想对着社长大吼一声:人家叶神都这样了,你还去戳他痛处,你还有什么良心吗!
但他最终没有说出口。他从根本上说也仅仅是个小小的记者罢了,这么说无疑是准备把自己的饭碗给丢了。作为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温饱家庭的顶梁柱,常先是不敢冒这个险的。
但,他至少可以逃避。他至少,能让自己和自己的后辈避免直接看到这样的事情。

深受病痛折磨的叶修在床上一躺就是一年半。
在病榻上的叶修经常陷入长长的睡眠。睡得糊涂了,就会在梦里看到些原本看不见的,比如说天天在他梦境中出现的苏沐秋。
七岁的苏沐秋和沐橙在马路上乞讨。
十岁的苏沐秋开始在网游里讨生活。
十二岁的苏沐秋在网游混得风生水起,生活也有了保障。
十五岁的苏沐秋遇见了叶修。
十七岁的苏沐秋,在荣耀操纵的角色秋木苏人人皆知。
十八岁的苏沐秋遭遇了车祸,秋木苏也销声匿迹。

少年模样的苏沐秋在阳光下奔跑,叶修仿佛能听见他与沐橙的嬉笑打闹。
那个少年从朝阳跑到日落,从远处的一个小小的点变成一个清晰的身影。近到叶修能把少年的眉眼看的清清楚楚。他还是那副温柔的面庞,还是叶修那个熟悉的样子。只是他的眼中不再带着笑。
夕阳消失了,面前的场景又回到了那个死气沉沉的重症监护病房。自己不知何时站了起来,与那个永远十八岁的少年平视。
叶修笑了。从扬起嘴角到眼角弯弯,然后,不可自抑地,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家伙,是当上招魂鬼了吗。
不好好在下面呆着等我,居然自己跑上来,就这么想我啊。
正好,我也很想你。
想你想了,整整一辈子。
苏沐秋莫名的看着这个仿佛在一刹那得到了世界上所有财富的中年男人,心想这次他大概运气不太好,遇到了个疯子。
他不知道,如果他能晚一点点,只是晚一点点抹掉记忆的话,他的表情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如果苏沐秋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的话,他一定会后悔抹掉记忆,后悔去拒绝承受那些痛苦的。
叶修,是苏沐秋失去记忆后,勾到的第一个的魂。

三天后,常先从同僚那里得知了叶修的死讯。第二天,电子竞技的报纸上就刊登了关于这件事的新闻。
报纸送到他的桌前,他只是把它们甩到脚边的垃圾桶里。
常先感觉自己心中,似乎有什么类似于信仰的东西轰隆隆的倒塌了。

8
阴间司的负责人大概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明明是被勾过来的魂,只要走上奈何桥就可以了啊。可是眼前这个一脸贱笑的家伙明显是绕了个远路,还不知怎么的把他们最优秀的员工给哄得忘记带路了。
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毕竟要保持最美好的工作形象:“请问您来此处是有什么事吗?按照流程,您现在应该先走过奈何桥,而不是来这里。”
面前的这个魂魄做了一个抽烟的动作,“哥看过很多灵异小说,据说它们还是有点依据的。”虽然都已经是几十年前看的了。
“是的。”这位员工有点心虚了,毕竟阴间的事项是严格不允许透露出去的。
“那么,”拽拽的魂魄大大咧咧地问,“我和这家伙,”他指指他身旁的优秀员工苏沐秋,“在这里都有多少钱呢?”

那个负责人有点懵。
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刚下来的人还有什么钱的,除非在人间做出过杰出贡献。但是那种人都直接升上天堂了,因此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种事情的。
叶修的魂魄见这家伙手足无措的样子,好心的提醒他,“你可以查查命簿嘛。”对这种事情叶修还是熟悉的,毕竟接受过苏某秋长期的熏陶。
“噢噢……”那家伙依言,拿出命簿是终于想起他正被一个魂魄牵着鼻子走。但他也不恼,因为他看那魂魄自信的样子,也是有点好奇。
翻开命簿找到两人的名字,他震惊了。
荣耀,这个时隔三十年才终于被复制下来的游戏,刚开服就吸引了阴间众多的玩家,他对此也是颇感兴趣。
而这两个人,对这个游戏的造诣居然……
苏沐秋,创造银武却邪、千机伞等,秋木苏、君莫笑、沐雨橙风等众所周知的账号均出自这个人之手。可惜英年早逝,否则荣耀“双核”时代将会提早到来。
叶修,荣耀教科书,联盟四大战术大师中唯一的攻坚手。创造许多荣耀网游及赛场的战术,以及各种职业的连招套路、押枪等多种技术性及流派的打法。先后夺得四次冠军,在荣耀上可谓是功勋卓著。
那人的嘴都合不上了。就是这样的两尊大神,现在就这样可怜巴巴的站在他面前,问他自己还有多少钱。
……不对,这样的两个人难道不应该上天堂的吗?他们已经够资格了啊。
“说不定是前世的错呢?”叶修又出声提醒。
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这里的负责人。白了叶修的魂魄一眼后,那人还是照办了,毕竟说的是对的嘛。
这么一查,问题就出来了。
从命簿里抬起头,那人幽幽道,“你们俩,干的坏事还真不少。”
苏沐秋第一世平平淡淡,只是失手烧了个粮仓,导致一个村整整一年的饥荒。
第四世做了巫师,拉着他的一群小伙伴一起跳入火海。
第十二世当上刺客,企图刺杀敌军首领未果,遂自杀。
第十五世是科考判卷的,扼杀了无数有志青年的梦想。
……
“是不少。”叶修笑出声来,“真是坏到骨子里了。”话锋一转,他亮着星星眼作好奇状:“我呢,我都干了点什么坏事?”
“呃……”那人有点为难,把命簿一递,“你自己看吧。”
叶修接过来,结果一看,傻眼了。
第一世的叶修是村里的地主。那年村里饥荒,他便把自家的粮食全分了出去。虽然还是远远不够,但是保住了大多数人的命。
第四世的叶修,是镇上的巡捕。看见了有人正在招摇撞骗的拉人一起死,便去救人。可惜,唯独那个巫师没被救出来。
第十二世的叶修是个将军。有个刺客要刺杀他的主公,他挡下了刺客,却没能阻止刺客自杀套出口供。
第十五世的叶修是个商人,招揽了许许多多科考失意的青年人到他手下做工。
……
叶修沉默。他合起命簿交还给那人,回望向苏沐秋。苏沐秋还是那副茫茫然的表情,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叶修勾了勾嘴角,“原来哥早就见过你。”

在阴间有本野史,专门记载发生过的千奇百怪的事情。而这其中,一个故事被广泛流传。
据说有两个灵魂自诞生开始便纠缠不清,无论在哪一世,他们都会相遇。
其中一个作恶多端,另外一个伸张正义。
而那个始终处在正义的阵营里的,每一世都会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削减那个邪恶阵营里的那人所犯下的罪过。
直到现在,他们的故事依然在继续。

“你们不是说我超有钱的吗。”判官被来人的气势吓得抖了三抖。
“哥要买命。”那个拽到天上的家伙说。
判官面露犹豫之色。
“把这家伙的记忆给我还回来。”看来来人完全没有搞清楚【命】和【记忆】的区别。
“快点!你是还怕哥买不起吗!”
“……”

就算是和你一起下地狱,我也愿意,更何况只是做个一百年的勾魂鬼呢。
哥只是……不想你忘记,我们相处的一点一滴罢了。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我们下次再见!【鞠躬】

评论(8)
热度(72)
© 一塊塊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