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塊兒

圈名含氧量,产量极低的小透明。
日常求投喂,产粮的都是太太我爱你们【抱大腿】
脑洞些许若有看官注意避雷【诚恳】
小萌新很高兴认识你!

【双花】喂你说话不算话啊!

是甜的是甜的是甜的相信我

梗借用的群里英杰小天使的 @海棠 ,是把他的文改了一下(改的面目全非小天使我对不起你)

随手安利群号644633386还有好多皮呀快来呀

准备好了吗好了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吧

——————————————————————————

张佳乐收到一封喜帖,是孙哲平派人送来的。

他们之前一直暧昧不清,周围的人更是各种讥讽鄙夷。张佳乐曾明确表示过他什么都不怕,让他们说去。但是孙哲平就一直都很犹豫,虽然他爱着张佳乐,但是来自家族社会日日的嘲讽说教他实在是很难忍受。

有一天,孙哲平把张佳乐约了出去,然后带他去了他们最常去的那家咖啡店,点了两杯美式咖啡。孙哲平暴殄天物般的仰头一口喝完,随意擦了下嘴角,说张佳乐我们分手吧。

张佳乐很冷静,他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的。大孙不像他那般潇洒决绝,他什么都不敢放弃。同样,他也不敢放弃张佳乐,就算现在这样决绝地说出了分手宣言,将来他仍然会时不时地关照他。

张佳乐才不想这样,不如说他早就想对孙哲平怒吼一句“你这家伙婆婆妈妈的跟个娘们似的”。他不想成为孙哲平的顾虑、包袱、拖累。因此他很平淡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想说这个,没想到被你抢先了。

孙哲平没有先走,他还像原来那样等待张佳乐。

然后在迈出咖啡馆的那一刻,分道扬镳。

张佳乐回到家随意照了照镜子,那里面的人已经哭得不像样了。哎呀,是什么时候哭的呢,张佳乐急忙用袖口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要是被大孙看到了又要说我像小女孩了。

再次看向镜中人时,他的脸上仅余决绝。

张佳乐,你现在是一只单身狗了。他这样想想,居然还笑了起来。从某个角落随便找了把剪刀出来,摸摸自己俏皮的小辫子。呀,留了这么长了,剪掉还挺不舍得的。

地上落满繁花万点。

 

 

“我看看,在哪来着……”剪了短发的张佳乐变得英姿飒爽,整个人看起来主流了许多,但这依然没有减少路人对他的回头率。“哎你看那个人看起来好帅哦”“别看了人家这么帅肯定早就有女朋友了”是他在路上听到最多的话语。呵呵,张佳乐有点苦涩,我还是单身呢。

孙哲平的婚礼地点选在了一家酒店,规矩而没有一点新意。报上孙哲平的大名,立刻就有服务员带他前往婚礼现场,只是不知为何酒店大堂没有摆上婚礼的贺语。

张佳乐看见了孙哲平。他身着一件英气的燕尾服,比平时任何一刻都正经好多。他随意坐在了一张圆桌边,正品着一杯红酒。服务员把张佳乐带到就离开了。

环顾一圈,周围并没有什么人,有人落座的地方似乎也和孙哲平与婚礼没什么关系。明明请帖上就是这个点啊?张佳乐疑惑着。这时孙哲平恰巧一个转头,看见了远远站着无所适从的张佳乐,招了招手让他过去。

他也便过去了,嘴里还嘟囔着“你这办的什么婚礼啊新娘子呢”。

于是他毫无防备的,被起身的孙哲平一把抓住手腕,随即被他整个揽入怀中。

“你你你干嘛??”突然受到惊吓的张佳乐都结巴了。

面前的那个人的语气中带着不容抗拒的坚定,“娶你。”

张佳乐似乎感到幸福从天而降,但他好怕这只是一场梦境。“你,你不是说?”说什么?张佳乐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大孙在众目睽睽之下强吻了他。

这么真实的感觉总该是真的了吧。张佳乐感觉自己的脑子现在晕乎乎的,满满的都是粉红色的泡沫。唔……这个味道是……?“葡萄汁?”你居然用高脚杯装葡萄汁啊,格调呢大孙。

“别说话。”

大孙居然还挺浪漫,玩了一个法式长吻。

张佳乐突然感觉挺委屈的。明明就是要娶他嘛,前面那么矫情的要分手干嘛。“你家里人呢?”深吻过后,张佳乐晕乎乎的,还想起来问了这个。

大孙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宠溺,让张佳乐有点瘆得慌:“跑。跑到天涯海角,让他们找不到。”

真浪漫,怎么以前没看出大孙这么浪漫的,果然这真的是梦吧。

但是并不是,无论是身边隐隐约约传来的鼓掌与议论声,还是面前这个人无比清晰的轮廓,都是梦境无法给予的。

孙哲平在众人的围观下,打横抱起了张佳乐,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了酒店。

值得依靠的大孙,这次也如之前一样,步伐坚定的迈向未来。

繁花血景一万年。

————end————

“头发怎么剪掉了,都不像女孩子了。”

“……要你管啊!”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