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塊兒

圈名含氧量,产量极低的小透明。
日常求投喂,产粮的都是太太我爱你们【抱大腿】
脑洞些许若有看官注意避雷【诚恳】
小萌新很高兴认识你!

【七夕贺文】磨磨蹭蹭的最讨厌啦(谛玄cp向)part4

米娜桑七夕节快乐!(bushi

本文cp为谛玄only,其他cp基本不涉及注意

私设有,ooc有,慎入

文中穿插少许刀注意

本文中的罗根和玄离是两个人

最终章啦,有点短还请不要介意(分明就是短的可怜)

有什么有疑问的地方欢迎在下方的评论区提出,阿里嘎多!

————————————————————————

七夕当晚。

小白在一边都说不出话了。

面前的这个人,眸子里神采飞扬,浩瀚得像是能容下整个世界。将长发在脑后随意地扎成一束,鲜红的如同是要滴出血般的内衫外披着一件深海般湛蓝的外衣。

是一种扑面而来的矛盾感,而在这种浓烈的矛盾感下,隐隐的有一种微妙的平衡,维持住了这种奇妙的矛盾。

阿根极其满意的点头:“玄离大人,您穿这身很好看。”

“……”被点名道姓的神兽有些不悦的皱皱眉,随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般地,“不要你夸什么好看,老夫可是男人!”

阿根不怕死般的摇摇头,“您这么风流倜傥的样子,把自己叫老了是不是不太好呢?”

玄离那个气啊,早知就不让这小鬼学什么嘲讽技能了。

小白在一旁默默围观,偷偷和边上的嘿咻说悄悄话:“我本以为他是一个很高冷的人……”

 

 

镇上已经点起了象征着节日气氛的彩灯,最宽的那条路两边已经支起了无数的小摊子,人声鼎沸。

玄离却有些不耐烦。阿根今早告诉他,【他】到最后都没有个准信。“我,”玄离有些咬牙切齿,“这个不守信用的家伙,还是那样。”他是不是不会来?是不是还会像当年那样违背约定?

无论天涯海角,你到哪里,我必将跟随。

多么可笑的诺言啊。

他收回了游离在远方的思绪,目光落回身旁的罗家兄妹。

……不见了。

玄离的脑中已经浮现爷爷忧虑的样子。这两个小鬼,不好好待在大人身边乱跑什么?这里这么乱,被骗掉被拐走我可怎么交代啊!

他焦虑地环顾四周。两圈过后,依然没有发现两个小孩,倒是见到了一位熟人。

在不远处静静站立的那个人,眸子深邃得仿佛见不到底,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正注视着玄离。仔细看,他身边的空气依然是那么的柔和安详,丝毫没有被杂乱的环境影响到。

玄离一再想要开口,但发现自己还是不能大声呼唤出那人的名字。飞快的思考了一下,他决定当做没有看到,转过身准备快速离开。

他能听到身后传来急切的呼唤声,呼唤着他的名字,但他头也不回。

“玄离。”感觉自己的手腕被紧紧攥住,生生的发疼,他极力压抑内心烦躁不安的情绪,“可否请这位大人放手,玄离的手要被您握断了。”

身后那人好似是愣了一下,立刻依言放了手。谛听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何时变得如此娇气了。”

玄离没有回答他的话,“如果没有什么事了的话玄某人就先行一步了。”

“等等。”谛听的气息急切了起来,“玄离,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此话一出,谛听好似感受到身边的空气都莫名冷了几个度。身前的人轻轻一笑,“谛听大人这又是在说什么胡话。是最近常不睡于床榻,受了风寒,脑子烧坏了?”

完全不想沟通的样子。

“你连当时的那个诺言都不记得了吗?”谛听依然不死心。

“我不懂谛听大人在说什么。”

“不是说要去看那场流星雨的吗。”

玄离不动了。他的思绪迅速飞往了遥远的那个下午。在那一刻,那个模糊的人影向他展现了他最最温柔的笑容。他说,我们一起去看那场流星雨吧。

——听说向流星许愿的话,愿望会实现哦。

——鬼才信呢,世上连妖精都有,这么不切实际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会信。

——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

……

“是呢。”长久的沉寂后,回过神来的玄离轻轻开口,“但是你违背了诺言。”

周围的人流来来往往。

谛听静静站立,神态竟与那么多年前的他并无二致。

他道,“这次不会了。”

 

 

 

 

樱发女孩拽了拽身边男孩的衣角,“哥哥,我们这样偷看会不会不太好啊。”

扎着小辫的哥哥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妥,却又不舍得放弃这么宝贵的机会。可是小白……不行,不能教坏她。阿根起身,准备带着小白就此离开。

女孩在离开前用不知什么意义的眼神看了看远处正在并肩观赏焰火的两人,然后一张灿烂的笑脸绽放在阿根的面前,“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好看。”

阿根与玄离厮混久了,连神态都有了几分相似。他不自觉的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是啊。”

——————END————————

真的很短【捂脸】本来说好要到一万的都没完成……我都不忍直视了

大家七夕节快乐呀【拖文的单身狗不许说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番外掉落呢【望天】

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4)
© 一塊塊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