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塊兒

圈名含氧量,产量极低的小透明。
日常求投喂,产粮的都是太太我爱你们【抱大腿】
脑洞些许若有看官注意避雷【诚恳】
小萌新很高兴认识你!

【七夕贺文】磨磨蹭蹭的最讨厌啦(谛玄cp向)part3

米娜桑七夕节快乐!(bushi

本文cp为谛玄only,其他cp基本不涉及注意

私设有,ooc有,慎入

文中穿插少许刀注意

本文中的罗根和玄离是两个人

有什么有疑问的地方欢迎在下方的评论区提出,阿里嘎多!

——————————————

我的名字是谛听,是地藏菩萨座下的神兽。后来,我厌烦了倾听世间万物,向菩萨请了假,开始满世界的放飞自我。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后来我跟随了老君——我和地藏菩萨的工作合同是永久有效的,这一点大家不要担心。

什么,想听我的爱情故事?没有,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再说了,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根本谈不上“恋爱”。想想我的神兽生涯还真是无聊啊:听听世间的声音——虽说这在一定程度上陶冶了我的情操;周游世界,然后被招工;在老君庙里打扫卫生。唯一的好友还和我闹翻了!这是何等的不幸啊!兽生艰难啊!

我已经在老君那干了三十年。帮他打扫卫生(老君很懒),带手办(我认为这绝对不是因为誓言录而还是因为他懒),做各种杂事。还学会了许多游戏,但每次都被老君完爆,还被他嘲笑我是不是掉线了——我才没有掉线,死宅真可怕。

当然,我和老君是真正的雇佣关系,他每个月都付我工资,还包吃住。顺带一提,工资相当可观。我准备做到老君出关,然后我就继续去环游世界。

嗯,当然,工作当然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也做错过很多事情。最近的?大概就是那只小黑猫盗走了天明珠吧。最后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是我失误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我认为这是老君他自己的问题,但他一定要把责任推给我。没办法,他是给我发工资的顶头上司嘛。

但是说实话我还是挺高兴的。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啊,这个嘛,我找到我的暗恋对象了。

他说他在隐居。是嘛,这么多年我就没感受到过他的妖气,甚至我已经确信他就是他之后,我也没有在他身上闻出一丝熟悉的气味——我是说妖气,请千万不要误会。

奇怪极了。但是我和他太熟了,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可是我有一种预感,要是这次再离别了,可能就永远也见不着他了。不要问这种感觉哪里来的,我这是理性判断。就算我现在记住了他的气味,但是以后呢?谁知道他的味道会不会再变?我也不是什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家伙,我只是只“兽”而已。

一晃近千年。

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他。那是在一个烟雨朦胧的雨天。他装作是路过一般朝我搭话,飘起的衣袂带起薄荷与茉莉混合的香气,伴随着一丝冰凉的气息扑面而来。眉眼带着暖暖的温柔,发尾带着的穗子快乐地飘动着。

玄离,这个上古神兽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矛盾。

明明浑身都是冰冷的气息,却那样欢快的迎上来;眼中带着能融化一切的笑,我却在握手的那一刻感受到了如同堕入地狱一般的寒意。那种感觉不是来自生理上的,而是直击灵魂——是一种大脑在那时停止运转了一下的感觉。在烟雨迷蒙的兰溪镇中穿着鲜红内衫的他,突兀而自然。我不知该如何表达,仿佛像是,具有一种魔力一般。

玄离,我和他是好友,是挚友。只不过我在那之后的某一天失去了他。他就那样在我的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是身体与灵魂都破碎成了千百万块散落到空气中——不见了。

我不是那么软弱的家伙,我没有哭。

说什么胡话。是我把他毁灭的,我怎么可能哭。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来说说开心的事情。

我又看见他了。后来,我让我的鹰犬追踪他的气味,于是找到了他的家。

我使了个隐身术蹲在他们家院门前。说起来奇怪,最近我一直都在看大门……算了,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嘛。这种事,要是放在以前可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这不是快到七夕了吗,我也不敢奢求什么,只希望我能一直看着他,在漆黑一片角落里就好。

毕竟我曾经亲手伤害过他。虽然他看起来像是不记得了的样子,但我已经无法正视他的目光了。

那个和他留有相似发型的少年出来了,我不再去想这些尘封了多年的往事转而关注眼前的这个男孩。他的手上拿着一柄斧头,看似是要去砍柴。我准备跟上,但他经过我身边时像我这个方向瞥了一眼。

我当场愣在了那里。

这算什么?一个人类小孩,居然能看见我吗。我反复核查了自己的隐身术,没有任何的问题。那么看来只是我多虑了,他只是随便看了一眼而已——只是一个习惯性的动作而已。

想到这里的我跟了上去。我的三匹鹰犬被我派到老君的灵质空间前看守了,因此我也能够更加不容易暴露自己。

小鬼去了后山,看来是要去砍柴。

我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期待着看到或是听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是的,我想再见到一次玄离。

上次和这个小鬼打架只是看到了玄离的灵体,并没有看到他的人。玄离为什么会在这个小鬼身体内我不得而知,上次和也没能和【他】真正的说上话,只是由这小鬼代为转达了而已——谁知道这小鬼有没有添油加醋!反正我是挺讨厌他的。

结果一整天下来,我都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不不不,千万不要以为我是个没有毅力的家伙,在这之后,我每天天不亮我就守在院子门口,每天都跟着那小鬼,然后晚上小鬼睡觉的时候,我就找一个附近的山洞睡觉。

明天就是七夕了。七夕节过后没几天,我就要回老君那里工作了,再有机会出来也不一定能遇到他了吧。

好烦。

今天那小鬼大晚上的还出门,不知道偷偷摸摸的在干什么。不过我很良心的没有跟上去,我也不是什么窥探别人秘密的跟踪狂。不过好在他很快就回来了,看来还是有想到照顾他身体里的【他】的。

啧,这小鬼还是挺负责任的,那我就放心了。

 

 


晚上我还是睡在后山附近的那个山洞里,准备明天一早再看看他再走——老君说要我陪他过七夕,说是单身狗们应该抱团——谁跟你抱团啊?!

那家伙的情况我能大概猜到一二,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我太对不起他了。

把这些杂七杂八的想法从脑中挥去,我翻了身准备睡了。然而这时我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响。下意识地一套连招过去,只听得那边传来了小猫的惨叫声……等等,这个声音。

他们家的小黑猫?

我停下手中的火焰。不一会,那只偷走天明珠的黑猫从草丛后面走了出来。

“……喵。”你怎么对一只猫咪下重手啊!

我选择了沉默。谁知道在草丛后面的是人是鬼。

“你跟踪我?”是想要报复我?但他好像好没有这个能耐吧。

【有事跟你说。等等等等!收起你手里那堆危险的火!!】

哦。我收起手掌,让它自然垂到身侧,“什么事。”

小黑猫似乎是狡黠地笑了下——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出那样的表情的——他说:

【你想见玄离对不对。】

 

 


夜已经很深了,空气渐渐凉了下来。我在山洞深处支了一堆柴火给身边的小黑猫取暖,顺便烤了两根玉米。“给。”玉米被我烤的喷香诱人,热乎乎的就给了边上的小猫。

他啃了几口,【味道不错。】

“也不看看是谁的手艺。”我还是挺满意自己的做饭水平的。

【看来经常风餐露宿啊。】

“……”我瞥了他一眼。小黑猫连忙不说话了,狂啃自己的玉米。

小黑猫转告的计划看起来天衣无缝,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了。

那根玉米……算是我对小黑猫的补偿吧。

评论(7)
热度(14)
© 一塊塊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