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塊兒

圈名含氧量,产量极低的小透明。
日常求投喂,产粮的都是太太我爱你们【抱大腿】
脑洞些许若有看官注意避雷【诚恳】
小萌新很高兴认识你!

【七夕贺文】磨磨蹭蹭的最讨厌啦(谛玄cp向)part2

米娜桑七夕节快乐!

本文cp为谛玄only,其他cp基本不涉及注意

私设有,ooc有,慎入

文中穿插少许刀注意

本文中的罗根和玄离是两个人

各位话痨根*话痨玄有人开过脑洞吗www

有什么有疑问的地方欢迎在下方的评论区提出,阿里嘎多!

————————————————————

玄离一开始是表示这种相亲他是不会参加的。

在那个十多岁的小鬼第一次提出他的意见时,他这样义正辞严地反驳了他的建议。然而,被他一手培养起来的心机小鬼的毒舌属性也是点的满满当当:“那你每天放着伤不养,跑出去是全部干嘛呢?”

见玄离不语,小鬼继续刺激他,“都多少岁的了,喜欢一个人还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初恋女孩子似的,”他强调,“扭扭捏捏。”

难得神兽还有心情自黑:“我的确是初恋没错啊!!”

“好好好是初恋。但是你这样每天晚上不睡觉跑出去是干什么呢?让我想想,是不是去看望某个人啊?那个人白天都是守在院门口的,晚上肯定是睡了……莫非,玄离大人,”令人咬牙切齿的小鬼做出一副惊诧不已的表情,“您有什么奇怪的嗜好,比如说喜欢看别人的睡颜?真是的玄离大人,看谁不好呢一定要每天晚上跑那么大老远的去看一张菜色脸……嘛我承认他长得还算五官端正啦,晚上也看不出他全身奇怪的颜色,但是你们要真在一起了总不能晚上在一起,白天分开吧?哎我说玄离大人……”

【你话很多嘛。我看你平时从来不说这么多话的,一直都很好的保持了成熟稳重的哥哥形象嘛。没想到啊没想到,】妖精越说还越起劲了【原来你身为男性却整天想着些腐女才想的事情,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你的兴趣了……】妖精似乎对自己的说词相当满意。

阿根一时想不到该从哪个地方吐槽,于是捡了个最近的,“我是直的!”又想起来一个,“还有这话唠的毛病都是从你这儿学来的!”

【啧啧啧不要总是学我嘛,照搬原抄是不好的,你要学着创新啊。】玄离居然还沾沾自喜了起来,真是不要脸到一定境界了。

“不想吐槽了……”阿根无奈的表示认输——虽然互喷这种东西真要比下去的话谁也不会占优势——他猛的想到了什么,“话题都被你带走了!必须去啊必须去。”

【你这小家伙还真是执着。但我还是那句话,不去就是不去,老君逼我去我都不会去的。】

眼见玄离已然进入了蛮不讲理的阶段了,阿根想了一下决定暂时撤退——嗯,毕竟是妖生大事嘛,一点点思考的时间还是要给的。

谁知这家伙居然睡了……还是秒睡。

面对这种情况,阿根也只能感叹一句:真爱啊……

 

玄离最近消耗的是比较大的。原因嘛,至少阿根小友已经是清清楚楚了。

玄离喜欢谛听。

这个“喜欢”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在很久很久以前,在谛听还没有追随老君时,他曾有一日前来蓝溪镇做客。那天蓝溪镇罕见的下雨了,绵绵细雨之中撑一把油纸伞的那人,负手而立,静谧美好。他周身的空气仿佛变得拥有生命一般静静流动,带着一抹温柔的气息。

那时玄离还住在镇上,从窗里望出去的那一刻,他看得呆住了。或许这就是一种叫做“心动”的感觉吧,而这个从未涉足情场的神兽,竟然一直对谛听抱有着这样的心情。

玄离几乎是这样暗恋了谛听几百年,却一直都没有说过。

也真是不知道这家伙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单相思虽好,但这长达几百年的单相思是怎么回事啊?这几百年都下来了,是不是还能再暗恋个几百年啊?

【我觉得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是‘爱’吧。】小黑分析,【不然就你跟我说的他那性子,不得天天缠着要谛听答应?】

田间突然起风了,吹起了阿根的麻花小辫,也一下子吹开了他心中的疑云。“你是说,他,有这么笨?”他不自觉地比了个大小。

“喵。”是啊。

穿着白色背心的少年怔怔的呆了一会,把目光转向浩瀚的星空,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还真没想过会这么简单。”

【但现在只有这一种可能性了。】

“大概吧……说实话,我还以为他们有多么复杂的关系呢。”

【哥哥你是不是被山新附体了啊。】小黑笑了下。

“最近的确经常和她在一起。”

 

 

【阿——根——】

吵死了……

【阿——根——!!】

吵死了。

【阿——根——啊——!!!】

阿根猛的坐起来。说实话他是有些起床气的,特别是在他没睡醒的时候。但,再怎么样也不能往自己肚子上捅刀子不是?因此阿根无处发泄,便把自己的头发抓成了鸟窝。

“干什么?!”阿根低吼一声,开始迅速的穿衣服。这家伙最近作息不正常啊!白天不说话肯定是一直在睡觉,晚上却起来闹腾。没人陪他说话太寂寞是不是?蹑手蹑脚的跑到院内,“这么晚不让我睡觉,想干嘛?”

【你不知道吗?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啊?】玄离似乎挺不满的,【说,你在我睡着的时候谈论我什么呢?在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好习惯。】

于是阿根立马明白了,合着是在问今天晚上的事呢。“你睡觉也不安生啊。”

【你管那么多。】玄离似乎哼了一声,【说,你都说什么了,不说清楚不放你回去睡。】

阿根开始叫苦:“玄离大人你要考虑下我这个十多岁的人类身体啊。”

【有我你怕什么。快说!】

是威胁。

阿根只得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全招了——其实他还是挺希望玄离知道这些的,因为他迟早都要和玄离说类似于这些的句子——嘛,只不过不是这种表达方式罢了。

阿根一边复述一边偷偷观察玄离的表情——这家伙甚至做了个自己的幻影。果不其然,他的表情逐渐变得非常夸张,很好,阿根对于这个反应相当的满意,就要这个效果。

“……讲完。”阿根两手一摊。

安静,异常微妙的气氛。远处传来农田中蛙叫虫鸣。

“那什么……”最后还是玄离先开口了。

“嗯?”

玄离犹豫再犹豫,脸色一变再变,阿根都以为他要吐露心声了,结果……“你是想让我去相亲?本神兽不去!”

否定。极其干脆的拒绝。

阿根目瞪口呆。合着我跟这家伙讲了那么多都是在白费口舌?我和小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个家伙还真是没有同情心啊!

一切都回到原点了,怎么办。

正当十多岁的少年一筹莫展的时候——论他的经验估计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玄离,这只冥顽不灵的,未曾体验过初恋的,寄居在他身体里的神兽,一反常态的嘟囔着来了一句:

“让老夫再想想……”

评论
热度(17)
© 一塊塊兒 | Powered by LOFTER